创业成功是对阿里最大的回报 | 致敬马老师,致敬阿里20周年

         平凡人做非凡事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文 | 王雪琦

加入阿里时,苗峰已经35岁。在用友工作11年后,他想尝试一下互联网赛道。

“高龄”转型并不容易,苗峰经历了煎熬的适应期,“前三个月每天都想走”。

他急,阿里不急。在百湖课上,苗峰和其他新同学问Lucy,对我们新人有什么要求,彭蕾说,“没有任何要求,活过3年就行”。

2018年,杭州互联网公司数量占全国的6.5%,仅次于北上广深。其中,150人以下规模的公司超过71%。

阿里巴巴成立20年,工号已经排到了20万,在职员工将近9万人,还有10多万是已经毕业的校友。

许多公司都带着些阿里的影子,因为创始人是阿里校友,曾经的阿里人。

他们当中,很多人曾经因为阿里,从北上广深奔赴杭州,创业后,依然扎根于此,源源不断地为杭州吸引更多的人才。

2015年,陈吉平从阿里离职,他在这里度过了11年。离职时,陈吉平觉得自己向往的生活是面朝大海,春暖花开。大半年游山玩水,睡到自然醒,陈吉平却坐不住了,“太没意思了”。

“要折腾起来”,陈吉平是数据库与大数据领域的专家,从技术到管理,到业务都经历过。2016年初,他创办袋鼠云,聚焦大数据使用场景研发。

彼时,数据中台还没有成为热门概念。但陈吉平相信马云的判断,“未来是大数据的时代”,相信的原因也很简单,“我们见过他的战略高度”。

深信不疑的还有潘宏伟,2017年底,他创办了场景鹿,一家专攻线下商业场景的互动营销公司。杭州的商场里,有很多场景鹿的拍照智能终端。

2019年以来,新零售的日子并不好过,头部玩家纷纷收缩。“我们有耐心,愿意跟阿里一起,努力做更多新产品”, 潘宏伟说。

2018年底,苗峰离开阿里创办商越,做自己的老本行,企业级市场,专门为大中型企业提供采购数字化解决方案。新公司沿袭了阿里的花名文化,苗峰给自己起了个新花名,降龙十八掌。

陈吉平、潘宏伟和苗峰,三个不同领域的典型技术男,都在阿里完成了个人的“商业化”转型,在阿里,他们学会了在商业的链路里思考问题,学会了如何做一件有商业价值的事。

“从阿里出来的校友感恩归感恩,合作归合作,该打就得打。如果有竞争,直接开打,创业成功是对阿里最大的回报。”苗峰说。

创业成功是对阿里

最大的回报。

以下为苗峰自述:

我参加的阿里入职面试特别有意思,面试官是我未来的下属们。三、四个人往那一坐,翘着二郎腿,一直问各种技术问题,潜台词似乎是“苗峰,你为什么这么牛,可以领导我们”。

那是2013年,我已经在用友呆了11年,特别想尝试互联网,EMBA的同学介绍了阿里的机会。

我每周飞回北京一次,当时很多阿里人都是两地往返,飞机上,眼睛扫过去,旁边人在写周报,一聊,阿里的,有种阿里包机的感觉。

大家都很忙碌,不是写周报,就是在打电话,但也不像一般的商务人士,穿的西装革履。我刚来还穿白衬衫黑皮鞋,在西溪园区5号楼常被当作另类,后来也变成牛仔裤穿四季。

我最早在淘系,做过百货和门店的支付宝支付,后来去B2B,做阿里巴巴大企业采购。

刚到阿里特别不适应,前三个月每天都想走。以前在用友,王董事长每年会带着我们做几个月的规划。阿里是互联网企业,行业变化很快,做规划就两天,刚开始觉得很乱,没有目标。

但阿里的文化有一点特别好,告诉你不要急。刚来,一群新人问Lucy(彭蕾,阿里巴巴合伙人之一)对我们有什么要求,她说,“对你们没有任何要求,活过3年就行”。

过了最初的3个月,有一天,我突然发现,自己适应阿里了。

那天,优昙(王曦若,阿里集团副总裁)组织周会,需要一个人做会议记录,我主动站出来。其实对新人来说,做会议纪要难度挺大,涉及的业务线多,还有不少技术细节和名词。

会后,我拿着会议纪要去跟每个参加的人确认他们那周的工作内容,借着这个机会了解了很多业务细节,也跟大家打成一片。

当你真的进入阿里文化,任何时刻都会散发一种主动承担的气息,阿里有句话,“此时此刻非我莫属”。

2018年,我离开阿里创业,创办了商越,面向大中型企业提供采购数字化解决方案。

我一直有轰轰烈烈做件大事的梦想。数字化时代提供了很多机会,比如,在经济下行、劳动力成本上升的情况下,如何帮助传统企业提升收入、降低成本。

在阿里,我学到了第一个词就是商业,一个东西有没有价值,要在商业链路里思考。

第二个词是开放。

每周我都给投资人和公司全员发周报,投资人想访问团队,我也随时欢迎,有的创业者会觉得这是一种打扰,还可能影响投资人对公司的看法。但我觉得,一个组织足够开放,才能不断地吸收外部能量。

阿里出来的校友感恩归感恩,合作归合作,该打就得打。如果有竞争,直接开打,创业成功是对阿里最大的回报。

校友创业,是一个独立的实体,用阿里传承的价值观体系在不同赛道开辟自己的事业,与阿里有合作有竞争。

我不太赞同一定靠资本才能拉近关系,资本可能会害人。我们当前非常规避和阿里的战斗,这是另一个话题。商越做的偏商业,偏业务,和几大平台都有合作,包括京东、阿里等等。

联系我们

北京市海淀区农大南路1号硅谷亮城8号楼3A层

商务合作:liyang.ly@sunyur.com

资本合作:machunyan.mcy@sunyur.com

加入我们:hr@sunyur.com

商越微信公众号

咨询电话:130 3113 1818
服务热线:400-0390-660

京ICP备18060093-1号 京公网安11010802031064号

北京商越网络科技有限公司